TAG标签 | 网站地图 | 百度地图 | 旧版入口

明朝宦官当权误国事

热门搜索:故事 莎莎 花雨 衣服 暴死 成祖 产品 诸葛亮 何足挂齿 相信 貂蝉 司马衷

明朝故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故事 > 明朝故事 >

明朝宦官当权误国事

来源:未知 作者:luoshiyi 发布时间:2018-03-23 01:09 浏览:
A+ A-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

明朝宦官当权误国事

明太祖在位的时候,为了坐稳他的皇帝宝座,采用了两大防范措施,一是设立锦衣卫,监视大臣,削减他们的权力;二是不让宦官过问国事,并立了一条规矩写在大铁牌上,挂在宫里,要后世皇帝都来遵守。谁知到明成祖即位的时候,这条规矩就不起作用了。

明成祖用武力从朱允炆手中夺取皇位以后,怕大臣不服他的统治,特别信任那些宦官。迁都北京以后,明成祖就在东安门外设立“东厂”,“东厂”这个机构同明太祖的“锦衣卫”性质是一样的,专门探听侦察大臣和老百姓中有没有反朝廷的言行,稍有嫌疑,马上就给予严厉的处置。明成祖让身边的亲信太监去当东厂提督,因为他怕大臣跟自己不贴心。这样,从明成祖时候起,宦官的权力就越来越大了。到明宣宗的时候,连奏章也交给宦官代笔批阅,批阅奏章的太监叫司礼监,进一步加大了宦官的权力。

有一年,皇宫里太监不够用,需要到民间去招收一批。蔚(yù)州(今河北蔚县)有一个流氓,名叫王振,从小读书,几次科举考试都没有考中,在县里做了教官,后来犯了罪,按大明律条,至少可以判他充军到边防,结果被人保了下来。他听说皇宫下来招收太监,就应召进宫做了太监。宫里那些太监大多不识字,唯有王振识字通文,太监们就都叫他王先生。因为他在宫里小有名声,明宣宗竟派他当了太子朱祁镇的老师。朱祁镇年幼,特别顽皮,王振就顺从着他带着他玩,想着点子,出着花样让他玩得快活。小朱祁镇特别喜欢王振。

明宣宗死后,9岁的太子朱祁镇当了皇帝,他就是明英宗。王振作为皇帝的老师,也就当上了司礼监,替英宗批阅奏章。明英宗只知道玩耍,哪里懂什么国事,因此,朝廷里的一切军政大权都集中在王振手里。朝廷里的文武百官,谁也不敢得罪王振,弄得不好要么被撤职,要么就是充军。那些皇亲国戚也都巴结王振,称他为“翁父”。王振的地位处在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成了明朝第一个权力最大的宦官。

明朝初期,我国北方蒙古族的瓦刺部落逐渐强盛起来。1449年,瓦剌首领也先派3000使者到北京,向明朝进贡一些马匹以后,要明朝给他赏金。王振接见了瓦剌使者,发现也先谎报人数,就减少了赏金,降低了马价。也先为他儿子向明朝求婚也遭到了王振的拒绝。也先派使者来明朝,本来就是挑衅。这样一来,也先恼羞成怒,亲自率兵进攻明朝的大同。

边关告急,朝廷召集商讨对策,王振极力主张英宗亲征,其实王振是有私心,他怕自己在蔚州的大批田产被瓦剌侵占。兵部尚书邝埜(kuànɡyě)和兵部侍郎于谦,经过认真分析,认为打仗最忌讳打无准备之仗,朝廷准备不充分,皇上不能亲征。英宗也没有主张,但他只听王振的,就按王振说韵办,无论大臣们怎么劝谏,他都不理睬,决定御驾亲征。

英宗同王振、邝埜等100多朝廷官员,率领50万大军,匆匆忙忙赶向大同,留下郕(chénɡ)王朱祁钰(yù)和于谦守京城。

平时,英宗就没有注意训练军队,军队纪律相当涣散。这次出兵大同思想上物质上都没准备好,加上路途遥远,路上又遇大风暴雨,只走几天,粮食就供应不上了,兵士们一路劳累,又冷又饿,叫苦连天,好容易才挨到大同,兵士们看到城外明军兵士尸横遍野,胆颤心惊。一位大臣心想凭这样低落的士气,只能是打败仗,就向英宗劝谏,说不如退兵。王振听了火冒三丈,把那位大臣臭骂一顿,罚跪一天。

明军在郊外驻扎了几天,前锋军先在大同城下与瓦剌军交战,一上阵,就被瓦剌军杀得全军覆没。王振慌了手脚,忙下令撤兵回北京。因为大同离蔚州很近,王振心想,何不借此机会到老家去走一趟,也好让老家人看看我王振今日如何威风。于是劝英宗到蔚州去住几天,英宗也就同意了。撤兵就是要抢时间,哪能耽搁呢?真是狗头军师保糊涂大王。

几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开向蔚州,已经走了大约40多里了,王振忽然灵机一动,不好,这么多兵马到蔚州,自家的庄稼不被糟踏啦,那损失就大了。又赶忙下令向回走。就这么来回一折腾,时间被耽误了,瓦剌的追兵赶到,明军边战边退,一直退到土木堡(在今河北怀来东)。

明军退到土木堡的时候,太阳刚落山,一位大臣一看这里地形不好,般有任何防御屏障,就劝英宗说:“趁天黑之前,再赶一程路,前面就是怀来城了,等进了怀来城再休息也不迟。万一瓦剌军追来了还可以防守。”王振又是大发雷霆,因为他装运财产的几千辆车子还没到,不放心,所以硬是要明军驻扎下来。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瓦剌军就追到土木堡了,把明军围得严严实实。英宗知道自己已成笼中之鸟,无法逃脱了,只好派人向也先求和。也先见明军人数比自己多,硬打对瓦剌军不利,便将计就计,假装议和,停止攻击。英宗和王振一听信以为真,以为万事大吉了,下令让兵士们找水喝去。

明军被瓦剌军追赶几天,兵士们口渴得嗓子里直冒烟,但是土木堡没有水源,离土木堡十五里的地方才有条河,但已被瓦剌军占领,昨天晚上兵士们就地挖井,挖了两丈多深也没见到一滴水,一直口渴难忍,一听英宗让他们找水喝去,阵地就像炸开了锅,兵士们不要命地往外跑,将领们怎么也制止不住。瓦剌军早就埋伏在周围,见明军大乱,瓦刺军的伏兵从四面八方喊杀过来,都抡起大刀长矛,边冲杀边叫喊:“投降的不杀”。明军兵士丢盔弃甲,争路逃跑,瓦刺军紧追不舍,明军死伤无数,兵部尚书邝埜也被瓦剌军杀死。

英宗带着残余的禁军想突围,几次没能冲杀出去。王振平日里趾高气昂,这时也自知狗命难逃,吓得嗦嗦发抖。禁军将领樊忠,对王振的胡作非为早已恨之入骨,这时看到王振那个熊样,气愤地举起大铁锤说:“我要为天下老百姓除了你这个奸贼!”一锤砸死王振。

英宗见多次冲不出包围圈,就跳下马,盘腿坐在地上等死,瓦剌军轻轻松松地把英宗俘虏了,历史上称这次事件叫“土木之变”。

故事大全)www.gushilideshi.com
相关明朝故事
明朝故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