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标签 | 网站地图 | 百度地图 | 旧版入口

"清末四大奇案""刺马案"历史真相 张文祥是怎么死的?

热门搜索:成祖 莎莎 暴死 故事 前任 诸葛亮 嘉庆 之后 马谡 人间 貂蝉 后来

清朝故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故事 > 清朝故事 >

"清末四大奇案""刺马案"历史真相 张文祥是怎么死的?

来源:未知 作者:luoshiyi 发布时间:2017-06-22 18:26 浏览:
A+ A-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

  在同治九年,又发生了两江总督、封疆大吏马新贻被刺的要案,真是朝野震惊,举国倾注。事情发生在同治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,马新贻校场阅兵完毕,返回督署的路上,为刺客张文祥所杀。刺客并不逃走,高喊:“刺客是我张文祥!”让那班怕死的卫士捉拿。这个案子发生后,清廷十分惊恐,知道此案涉及封疆大臣的内幕亵闻,于脸面上大不光彩。因此,只能掩盖矛盾,粉饰门面。慈禧太后为了维系她摇摇欲坠的统治,亲自出面处理此案。把正在天津处理教案的大员 曾国藩,调来审理这个案件。又在曾国藩出发前夕,召见了他,面授机宜,说“马心仪办事很好”,为此案定了调子。这还不放心,一周之内,又连连派出大员参与审案。 刑部尚书郑敦谨,也奉旨与曾国藩同审。经过一番紧锣密鼓,终于为张文祥定了一个“漏网发逆”和“复通海盗”的罪名,将张文祥处决,剜了张文祥的心,去祭奠这位马新贻,又厚厚的于以抚恤。一句话,马心仪是一个好官,张文祥是一个发逆。
  "刺马案"之所以成为"清末四大奇案"之一,主要是它的审案过程比较离奇,不仅措辞含混,而且曾国藩一直阻挠查清真相。
  据《清史稿》等史料记载,马新贻很能干,"民意调查"评价也很高。在他死后,安庆、海塘、杭州等地都建祠纪念他。而南京本地民众为了纪念他,将他曾经住过的一条街改名,就是现在的马台街。
  在正史上,马新贻的确是个不错的好官。当时官方的结案版本中,也没有说出马新贻的"不"字。之所以最后演变成了清末四大奇案,都因为此案的审理过程实在是太奇怪。在审案过程中,案犯张文祥供词闪烁,主审大员奏案含糊,一拖半年之久都不能结案。清廷为此连发四道谕旨,要审出行刺的缘由以及是否有人主使--当时显然已经怀疑非张文祥一人所为。
  张文祥在刺马现场未能逃脱,被抓了起来。首先由江宁将军魁玉和藩司梅启照等人审讯,但所奏不过是案犯"言词闪烁"、"一味支离"等话。朝廷先后加派漕运总督张之万、刑部尚书郑敦谨赴江宁审案,同时敦促曾国藩急任两江总督主持大局,但也始终查不出"幕后主使"是谁。
  "当时审判官员上报给朝廷的张文祥的杀人动机,是因为马新贻在浙江当巡抚时打击过当地海盗,张文祥就是当时的打击对象,他是为了报复而行刺马新贻。"郭老师介绍说。当时对张文祥量刑非常残酷,除了"按谋反大逆律问拟,拟以凌迟处死"外,又增加了一条"摘心致祭"。但奇怪的是,结案文书中,行文时竟用"尚属可信"四字,这表明虽然开始清廷还有所斥责,但后来也不得不接受。
  两江总督马新贻被刺后,他的墓志铭是这样写的:“贼悍且狡,非酷刑不能得实,而叛逆遗孽刺杀我大臣,非律所有,宜以经断用重典,使天下有所畏惧,而狱巳具且奏!衣言遂不书‘诺呜呼!衣言之所以力争,亦岂独为公一人也哉?”这篇文章一出,外界才知别有隐情。
  最后,清政府给张文祥定的罪是 “私通海盗”,并处以剖心凌迟。
  关于此案,民间坊言更是众 说纷纭。“刺马案”距今已有138年,到现在这宗刺杀案依旧 真相难觅。
  据刺客供称,他叫张文祥,46岁,河南人。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南下宁波贩卖毡帽,当过四年太平军,其间救过一个叫时金 彪的清军俘虏。后来看到太平军势力不支,与时金彪趁机逃出,辗转 回到宁波,与南田海盗团伙往来亲密。他交代的杀人动机有三点:一是他回到宁波后发现自己的老婆和钱财被一个叫吴炳燮的霸占了,于是找到时任浙江巡抚的马新赔拦轿喊冤,马未受理。他只好到宁波府 告状,虽然要回了妻子,但是钱没有追回来,气急之下,逼老婆吞烟 自尽,马应该对他的不幸负责;二是他的很多海盗朋友被马巡抚捕杀, 海盗们说他最讲义气,应该杀马新贻为朋友报仇,同时也泄私愤;三是他私自开的“小押”(重利盘剥的典当行)生意被马巡抚明令禁止,绝了他的生路,加深了他对马的愤恨。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终于使张文 祥动了杀心,一路跟随马新贻从浙江到了福建、江苏,两年之后终于找到机会将其刺杀。
  这份供词漏洞百出,却是官方认可的定谳,白纸黑字,签字画押, 尚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  张文祥刺马不惜性命处心积虑两年,就出于这么简单的动机?显 然不能服众。因此从马新贻被刺起,关于张文祥的杀人动机就有很多 种说法。
  有人说,当张文祥、马新贻、吴炳燮三人年轻时,曾歃血为盟, 结为金兰之好。后来,张文祥、吴炳燮之妻各以美艳之故,俱为马新 贻所奸污霸占。这样一来,张文祥所报则为占妻之仇。如政论家汤增 璧先生即持此说,“马新贻督于两江,秽行昭着,戕贼旧交,艳其室而 夺之。有义烈沉毅如张文祥者,磨刀霍霍,天鉴其衷,大仇已复,从容自首,决腹屠肠,神色为之不挠。”(《民报》1908年第23期《崇侠篇》)。
故事大全)www.gushilideshi.com
相关清朝故事
清朝故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