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标签 | 网站地图 | 百度地图 | 旧版入口

史铁生:我希望成为母亲的骄傲

热门搜索:蒙古语 暴死 衣服 成祖 时间 后来 故事 黄歇 王岩 相信 秦始皇 刘备

励志故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励志故事 >

史铁生:我希望成为母亲的骄傲

来源:未知 作者:luoshiyi 发布时间:2016-03-30 13:32 浏览:
A+ A-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

我想现在,我总是要去公园独自一人,母亲出了一种困难。
 
她不是那种爱她儿子却不知道如何理解她的儿子的那种。她知道我心里郁闷,知道不该阻止我出去散步,知道我在家里呆的结果会不会更糟,但她也担心我一整天都在荒凉的花园里去做什么。我是坏脾气的极端,往往使一个疯子离开家,从花园回来的神奇的话不说。母亲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被问到,然后犹豫地问,最后不敢问,因为她没有答案。她希望我别跟她一起去,所以她从来没有这么问过,她知道给我一点时间独处,有这样一个过程。她只是不知道这个过程会花多长时间,而且到底是什么过程结束了。每次我要离开,她都会说帮我准备,帮我坐在轮椅上,看着我,摇着车子,走出了一个小庭院;之后,她就要去了,当我还没想到。
 
有一次我把车从院子里晃了出来;想起了某个又回来了一个身体回来,看到他妈妈站在原地,还是送我走路的姿势,看了看我,转身去了小院子的角落,对我的背是一点没有反应。当她再次见到我时,她说:“出去玩吧,去看看书,我说这是很好的。”许多年后,我听到我的母亲是一个自我安慰,一个秘密的祈祷,一个提示,一个请求和一个指控。就在她死后,我有空闲时间的想法。当我不在家的时间里,她是多么不安坐着硬凝,痛苦和恐慌和最低限度的母亲的祈祷。现在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在她的智慧和毅力,在那些与空气中的一天晚上,在睡不着的夜晚之后,她认为最终是对自己说:“无论如何,我不能帮助他了。第二天是他自己的,如果他真的想在花园里出什么,那苦我只好带了。”
 
在那些日子里,这是一个几岁,我想我必须让我的母亲最坏的,但她从来没有对我说,“你要想我”。事实上,我真的没有想到她。后来她儿子,还太小,还没想到母亲,他被命运撞倒了头,心里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一个,不知道儿子不幸在母亲那里总有一倍。她有一个长到二十岁突然截瘫了的儿子,这是她唯一的儿子;她情愿截瘫的是自己,而不是自己的儿子,这是不可替代的;她想,只要儿子即使他们死?同时,她也深信,一个人不只是活着,儿子有一条通往幸福的路,而路呢?没人能保证她儿子终于能找到。——这样的母亲,注定要活得最苦的母亲。
 
有一次我和我的一个朋友聊天,我问他学习的第一个动机是什么。他想了一会儿,说:“我的母亲。为了使她感到骄傲,“我很惊讶,说了一段时间。记得他的第一部小说写作的动机,虽然不是像朋友那样简单,但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,我有和反映这种愿望也在所有的动机中占了很大的比例。这位朋友说:“我的动机太庸俗了?”我摇了摇头,以为俗而不必俗,只是怕是欲望太幼稚了。他说:“我真的很想出名,出了名,让别人羡慕我的母亲。”。我认为他比我幸福,因为他的母亲还活着。我想,妈妈比我妈妈更幸运,妈妈没有残疾的儿子,否则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。
 
当我的第一部小说出版时,我第一次在我的小说中获得了第一名,我多么希望我的母亲能活得更多。我不能待在家里,整天独自一人去祭坛,在脑海中的是他的忧郁和悲伤,走遍了整个花园,但怎么也想不通:母亲为什么不能多活两年?为什么在她儿子会崩溃的道路上,但她突然忍受不住?她对世界只是为自己的儿子担心,但不分享一点点我的快乐吗?她匆匆离开了我去的只有49个啊!所以有一段时间,我甚至是上帝的世界充满了仇恨和厌恶。后来,当我在一篇题为“相思”的文章写道:“我是坐在安静的树林公园,闭上眼睛,为什么上帝早叫他的母亲回去呢?很长一段时间,迷茫的溯因我听到回答:“她心里太苦,上帝她不住,叫她回来。我好像有点安慰,张开我的眼睛,看见风正穿过树林,“小公园,那是祭坛。
 
只是到了这时候,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眼前幻现得清晰,母亲的苦难与伟大才在我心中渗透得深彻。上帝的考虑,也许是对的。
 
摇着轮椅在园中慢慢走,又是雾罩的清晨,又是骄阳高悬的白昼,我只想着一件事:母亲已经不在了。在老柏树旁停下,在草地上在颓墙边停下,又是处处虫鸣的午后,又是乌儿归巢的傍晚,我心里只默念着一句话:可是母亲已经不在了。把椅背放倒,躺下,似睡非睡挨到日没,坐起来,心神恍惚,呆呆地直坐到古祭坛上落满黑暗然后再渐渐浮起月光,心里才有点明白,母亲不能再来这园中找我了。
 
曾有过好多回,我在这园子里呆得太久了,母亲就来找我。她来找我又不想让我发觉,只要见我还好好地在这园子里,她就悄悄转身回去,我看见过几次她的背影。我也看见过几回她四处张望的情景,她视力不好,端着眼镜像在寻找海上的一条船,她没看见我时我已经看见她了,待我看见她也看见我了我就不去看她,过一会我再抬头看她就又看见她缓缓离去的背影。我单是无法知道有多少回她没有找到我。有一回我坐在矮树丛中,树丛很密,我看见她没有找到我;她一个人在园子里走,走过我的身旁,走过我经常呆的一些地方,步履茫然又急迫。我不知道她已经找了多久还要找多久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决意不喊她——但这绝不是小时候的捉迷藏,这也许是出于长大了的男孩子的倔强或羞涩?但这倔只留给我痛侮,丝毫也没有骄傲。我真想告诫所有长大了的男孩子,千万不要跟母亲来这套倔强,羞涩就更不必,我已经懂了可我已经来不及了。
 
儿子想使母亲骄傲,这心情毕竟是太真实了,以致使“想出名”这一声名狼藉的念头也多少改变了一点形象。这是个复杂的问题,且不去管它了罢。随着小说获奖的激动逐日暗淡,我开始相信,至少有一点我是想错了:我用纸笔在报刊上碰撞开的一条路,并不就是母亲盼望我找到的那条路。年年月月我都到这园子里来,年年月月我都要想,母亲盼望我找到的那条路到底是什么。母亲生前没给我留下过什么隽永的哲言,或要我恪守的教诲,只是在她去世之后,她艰难的命运,坚忍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,随光阴流转,在我的印象中愈加鲜明深刻。
 
有一年,十月的风又翻动起安详的落叶,我在园中读书,听见两个散步的老人说:“没想到这园子有这么大。”我放下书,想,这么大一座园子,要在其中找到她的儿子,母亲走过了多少焦灼的路。多年来我头一次意识到,这园中不单是处处都有过我的车辙,有过我的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。

故事大全)www.gushilideshi.com
相关励志故事
励志故事评论